怠惰的rtrt

放飞自我 这里百梓
nico实况圈 reto是天使|最俺|abu|ushi
全身组激萌 其他cp也吃
赤ティン|ゆう十
web@太郎小朋友摔了一大跤
头像@颈椎炸裂

『KR』距离02

血猎Kx吸血鬼R 这是个坑 真是个坑
与真实人物无关,只是脑洞
文笔渣,人物ooc

深夜诈尸的某人x
这章严重的ar 标题的kr标得我太心虚了x

对于吸血鬼私设严重 每只高阶吸血鬼拥有不同的能力
当然对于血猎也是私设严重w







行走在接近正午的阳光下,高阶吸血鬼本可以与常人无异,但对凌晨时分才遭受重创的レトルト而言,不免觉得有些吃力。

得加快步伐才行…

额头渗出的细密的汗珠,逐渐消耗的体力,隐隐作痛的伤口,无论哪一样レトルト都不喜欢。

血猎…吗…

胡乱地摆了摆头,昨晚的记忆不甚分明,何况也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,还是不要去想了,レトルト加快了脚步。

从刚才那户失礼的人家出来后,以人类的行走方式走过居住区,走过街道,走过公园,走进树林,レトルト绷着的神经终于稍稍松弛,呼出一口气,抬了抬手臂,舒展了一下身体。接着,衣服背后裂开了两道口子,一双赤黑色的翅膀就这么伸了出来,炫耀般抖了两下。许久没有体会脚悬空的感觉,身体一瞬没有维持好平衡,但下一瞬间,吸血鬼的本能占据身体,レトルト笔直地朝森林深处飞去。

レトルト在一棵古树旁停下,五指张开向前方伸去,在感受到微微的阻滞后,像抓住什么东西一样收紧手,然后向前飞去。

刚才还在头上耀武扬威的太阳不见踪影,昏暗的天空上挂着一轮黯淡无光的月亮。春日一片新绿的花草树木也成了枯枝败叶,枝桠上一群乌鸦惊叫着扑棱翅膀飞起。

回来了吗…

远方昏黑的城堡露出了塔尖。

站在三米高的覆上铁锈的大门前,乌鸦样式的门环用幽绿的双眼紧盯着来人。整个城堡像是被漆黑的喷墨肆意泼洒,反射着月光,闪着绿幽幽的光芒。不管多少次还是无法苟同家主对于城堡外形的执着,“吸血鬼的城堡就该是这样的!”家主斩钉截铁的话语回响在耳畔,レトルト叹气,抬手握住门环。

伴随着“吱呀”一声符合恐怖游戏里古堡洋馆的开门声,内里的金碧辉煌显露出来。所以这算什么,外表丑陋内心美丽或者说是反差萌吗,奢华的欧式装饰又是家主对于城堡内部构造的执着。

太亮了,对于现在的レトルト来说。

刚走进门,几只形态各异的使魔从地面渗出,用躯体为レトルト挡住水晶吊灯闪烁的光,还有一只侯在身旁。レトルト小声道谢,准备回自己房间。

正打算直接飞上二楼,迎面走来了穿着成熟又不失活力的金发池面アブ,不算上外面套着的白大褂的话。

心虚地不直视来人,レトルト低垂着头盘算着逃跑路径,还没来得及实施就被蛮横地拉进怀抱。对方弯下身把头搁在自己肩膀上,刻意又或无意加重按在左臂的力道,レトルト默默忍受着疼痛。

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灭亡。

アブ桑向来调笑的语气消失无踪,声音沉着在自己耳边低语:“レトやん这是去哪里了才回来,大家都很担心你的,对吧。”

“没…”被圈进怀里看不见对方表情,レトルト轻轻发出单音节。

“所以你把自己弄得一身伤回来,现在还不说出来还想瞒着我是吗!和你说过多少次,使魔不过是随手就能造出来的东西有什么好道谢的!为什么不肯出手!明明是一堆垃圾!你明明可以轻易解决的吧!”对方的声音不出意料地提高了好几度,声线愤怒到几乎颤抖。随意挥手打散了刚才侯在一旁的使魔,收紧成拳抑制不住地砸向旁边的墙壁。

不知该说什么的レトルト维持沉默,听见对方无可奈何般深吸一口气,小臂感觉到冰凉的尖锐刺感,陷入了黑暗。

放轻力道环住瘫软下来的人,アブ收回了袖口伸出的针管。


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,アブ只感觉气愤不已,如果不是自己在レト身上做了点保险的话,都不知道他遭遇了危险。自己赶到的时候,圣十三教团的第三精英分队正准备捉捕被特殊捕捉装置压在地上,捂住自己被射伤的左臂,头部正流着血的レトルト。染血的面具破碎了一角,礼帽掉在一旁,斗篷散开在身侧。你、明明不该这么狼狈的。召唤了几只使魔攻击那几个不自量力的血猎,化出烟幕趁机破开装置带走レトルト。

アブ清楚地知道レトルト不想伤害人类。

但实在是气愤他的隐忍,替他清理了伤口后,又稍微变了个装,找了个隐秘不会被阳光照射到的草丛,施了个咒术不让他被发现,准备万全后自己先回了城堡。

一点小教训而已,只不过稍微夹杂着些恶趣味。等他自己回来后再说吧。

话说,这套运动衫是哪儿来的?

望着安睡在床上的人,アブ继续着手上的包扎,决定一切等レト醒了后再说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アブ桑是召唤使魔和使用咒术,医生技能是自己点亮的x

评论 ( 6 )
热度 ( 9 )
 

© 怠惰的rtrt | Powered by LOFTER